奇米娅出走以后:伊朗难民女选手的奥运之旅

奇米娅出走以后:伊朗难民女选手的奥运之旅

在7月25日的女子跆拳道57公斤级铜牌赛中,难民代表团的伊朗裔女选手奇米娅·阿里扎德被土耳其选手逆转,与奖牌失之交臂,这是奥运会难民队自2016年成立以来距离奖牌最近的一次。 2016年里约...
新城悦服务(01755)不知悉股价及成交量异常波动原因 拟回购发行股份总数10%

新城悦服务(01755)不知悉股价及成交量异常波动原因 拟回购发行股份总数10%

新城悦服务(01755)发布公告,公司股份自2021年7月26日起成交价下跌及成交量上升。经作出在相关情况下有关公司的合理查询后,董事会确认,其并不知悉导致价格及成交量波动的任何原因,或任何必须公布以...
从“订婚”到“分手”不足一周:卫宁健康与创业慧康合并缘何终止?

从“订婚”到“分手”不足一周:卫宁健康与创业慧康合并缘何终止?

7月23日,创业慧康(300451,股吧)发布公告称公司已于7月23日与卫宁健康(300253,股吧)一齐披露《关于终止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暨公司证券复牌的公告》,终止《合并意向协议》的推进,并于7月...
李文达逝世,来看看李锦记家族133年富四代的奥秘

李文达逝世,来看看李锦记家族133年富四代的奥秘

,2021年7月26日,李锦记集团主席李文达先生在家人的陪伴下安详离世,享年91岁。1888年,李锦记创立人李锦裳在广东省珠海南水镇意外发明蚝油,创立李锦记。1972年,李锦记第三代传人李文达出虎嗅注...
马斯克有多烦开会?

马斯克有多烦开会?

特斯拉发布了 Q2 财报,不出意外,又是史上最佳财报。 单季总营收高达 119.58 亿美元,汽车业务营收首次突破百亿美元大关,至 102.06 亿美元。特斯拉发布了 Q2 财报,不出意外,又是史上最...
戴锦华:我不是为成为流行而来B站的

戴锦华:我不是为成为流行而来B站的

B站 在6月11日开通账号“戴锦华讲电影”并上传了首条视频后,北大中文系教授戴锦华迅速成为了B站上最受欢迎的教授之一。截至目前,超过379万人次观看了她的视频,其中出品 | 虎嗅大商业组作者...
华信金融投资(01520.HK):所有目标股份均已由包销商成功配售

华信金融投资(01520.HK):所有目标股份均已由包销商成功配售

华信金融投资(01520.HK)发布公告,公司获包销商告知,配售根据配售函件的条款及条件已于2021年7月27日完成,其中所有目标股份均已由包销商成功配售。格隆汇7月27日丨华信金融投资(01520....
我在庙里做代购

我在庙里做代购

斜杠青年,兼职致富,硬糖君终于走出了自己的第一步。和朋友提起要去雍和宫,对方立刻表示“那你帮我代请个香灰手串吧。”那是何物?一番搜索补课,才知是时下正火的网红宗教文创产品。卖点就是用雍和宫香客们上香礼...
最大罚单产生!化妆品企业要注意了

最大罚单产生!化妆品企业要注意了

125万!《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下称新条例)实施以来的最大罚单在广州产生。据《广州日报》《羊城晚报》等多家媒体报道,“近日,广州市白云区市场监管局在查处一宗生产未经注册且假冒他人厂名厂址的特殊化妆品...
辛巴胜诉 直播带货会更好么?

辛巴胜诉 直播带货会更好么?

6月30日,直播带货乱象的代表性事件“燕窝事件”终于画上句号。广州仲裁委员会给出了终局裁决。仲裁委员会支持和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辛巴团队)的诉求。裁定2020年12月16日以前的退赔货款中303554...
新知达人, 腾讯被放弃独家音乐版权,然后呢?

这几天, 音乐行业突然热闹了起来。

7月24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官方下发《腾讯控股有限公司收购中国音乐集团股权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案行政处罚决定书》,依法对腾讯控股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腾讯”) 作出责令解除网络音乐独家版权等处罚。

2015年国家版权局组织开展规范网络音乐版权秩序专项整治以来,中国音乐市场曾掀起一场“版权大战”,各大音乐平台一边高价囤积头部唱片公司、传统发行机构手中的音乐版权,一边强强联合组成新的巨头,期间各路纷争不断,更有多家音乐平台停止运营、退出行业角逐。2018年底海外上市的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成为这场版权大战的最终胜利者。

市场监管总局此次对腾讯做出行政处罚决定,源自 腾讯2016年7月收购中国音乐集团股权涉嫌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行为。

调查显示,收购发生前,腾讯和中国音乐集团位列国内网络音乐播放平台前两位,其市场份额分别为33.96%、49.07%,腾讯通过与市场主要竞争对手合并,获得超过80%的市场份额。

正版音乐版权是网络音乐播放平台运营的核心资产和关键性资源。 以音乐版权核心资源占有率计算,腾讯和中国音乐集团的曲库数量分别为1210万、821万,其中独家曲库为314万、130万,曲库和独家资源的市场占有率均超过80%。收购发生后,腾讯可能有能力促使上游版权方对其进行独家版权授权,或者向其提供优于竞争对手的条件,也可能有能力通过支付高额预付金等方式提高市场进入壁垒,对相关市场具有或者可能具有排除、限制竞争的效果。

基于此,市场监管总局责令 腾讯及关联公司采取三十日内解除独家音乐版权、停止高额预付金等版权费用支付方式、无正当理由不得要求上游版权方给予其优于竞争对手的条件等恢复市场竞争状态的措施。 腾讯三年内每年向市场监管总局报告履行义务情况,市场监管总局将依法严格监督其执行情况。

新知达人, 腾讯被放弃独家音乐版权,然后呢?

新知达人, 腾讯被放弃独家音乐版权,然后呢?

腾讯认罚,最高兴的可是网易云?

市场监管总局文件一出,网易云音乐迅速发布公告,“坚决支持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处罚决定”“承诺将积极履行平台责任”“抵制哄抬版权价格行为”“促进行业持续健康发展”,台面上绷起一副严肃面孔,其实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新知达人, 腾讯被放弃独家音乐版权,然后呢?

要知道,当年几大巨头哄抬音乐版权价格抢夺市场份额,网易云音乐没少吃亏。

2018年,为继续从腾讯处取得周杰伦独家版权的转授权,网易云不得不支付比三年前高出一倍的转授权费用。也许是因为价格没谈拢,不仅授权没拿到,网易云还搞出了“400元打包售卖周杰伦热门歌曲合集”侵权一事,最后赔了腾讯85万,受尽了来自同行和用户的嘲讽:“网易云虽好,可惜没有周杰伦。”

这一次,腾讯被迫放弃独家版权,周杰伦曲库想必也在其中,网易云音乐总算可以扬眉吐气。云村用户已经开始期待:“yyds,周杰伦要回来了。”

新知达人, 腾讯被放弃独家音乐版权,然后呢?

今年2月,阿里音乐旗下虾米音乐正式停运,从此,国内音乐播放平台第一梯队中,仅剩网易云音乐一家能够与腾讯 抗衡。

新知达人, 腾讯被放弃独家音乐版权,然后呢?

过去,腾讯手握索尼、环球、华纳三大唱片公司独家版权,涵盖YG娱乐、SM娱乐、JYP娱乐等日韩音乐内容,而其他音乐平台往往被诟病“曲库不全”。尽管在国家版权局的协调下,腾讯与网易云音乐互相授权了99%的独家内容,但最后那1%,才是平台筑起壁垒、绑定用户的关键所在。

依照市场监管总局决定,腾讯此前达成的独家版权协议须在30日内解除。这意味着,音乐平台将不再享有内容优势,版权方可同时授权多家平台覆盖全渠道音乐受众。用户期待已久的“用一个APP听到所有歌曲”的梦想极有可能实现。

其实自去年以来,随着 互联网行业反垄断的呼声愈发高涨 ,腾讯也屡次被传被介入调查,在线音乐领域的独家版权问题相对得到了一丝缓解。

去年5月,网易云与环球音乐达成战略合作,今年5月,平台又相继牵手华纳版权、索尼音乐,再加上最后的1%即将解禁,网易云很快就能解锁竞争对手不愿交出的核心曲库 。 

“只有你有的歌,这下我也有了。” 接下来,两大音乐平台将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开启下一轮角逐。

新知达人, 腾讯被放弃独家音乐版权,然后呢?

独家版权,行业顽疾

独家版权始于平台之间的恶性竞争,而最后的恶果,是平台、用户、版权方、音乐人共同承担的。

先说平台。早在调查结果公布之前,腾讯就已有意释放部分独家版权,“反垄断”背景只是众多因素之一。更重要的是,腾讯从版权大战中得到的回报,在今天看来,可能还不及当初的投入。

简单说明,在线音乐平台的生意,就好比电商平台卖货,平台为满足用户需求 (买东西) ,采购特定音乐内容 (上架商品) 向版权方付费 (支付生产商/经销商) ,最后再通过VIP曲库、用户订阅等方式从消费端收回成本 (用户付费) , 采用的是“音乐人-音乐公司-平台-用户”这样的线性的音乐生产-销售-消费流程。

为了拿到竞争对手无可比拟的全量曲库,腾讯不惜向版权方支付高价保底费用 (也就是前文决定中提及的高额预付金) 

然而,在用户选择越发多元、老歌未必值钱的今天,高投入不再意味着高流量。

根据腾讯公开的华语音乐市场数据,每年大量新歌投入市场,在用户总量、使用时长等消费数据有限增长的情况下,无论独家与否,老歌的流量在某种程度上会被稀释。如果用户不怎么听老歌了,平台采购支付的授权费用还逐年水涨船高,怎么着也不符合市场价值规律。

新知达人, 腾讯被放弃独家音乐版权,然后呢?

实际上,采用独家授权这种模式,几大平台竞争不得不惯着版权方,哄抬价格不说,最后再把成本转嫁给用户。越来越贵的订阅费,说白了就是在填补平台快要支付不起的内容采购费。

一旦平台不愿再向版权方支付保底费用 (事实上腾讯早就这么做了) ,版权方最终获得多少收益,就更难有预期。

这就说到了,为何版权方也要遭遇严重影响。

独家版权惯坏了版权方,特别是那些早年做出点成绩,如今作品和艺人基本过气的老牌唱片公司。他们享受了时代红利,不再与时俱进,输出符合当下市场的优质内容,而是坦然接收音乐平台重金支付的版税预付,靠“吃老本”捱到今天。

可以预见,未来30天内,这些曾被腾讯笼络、与腾讯利益捆绑的机构也将不得不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

而 与 独家版权高额保底 互为补充、导致行业畸形发展的,是 混乱的音乐人版税分账体系 

通常情况下,音乐平台向版权方支付费用,一般采取按流量付费的方式,这取决于音乐内容的市场接受度。但在独家授权模式下,版权方通过打包的方式将作品授权平台,版权方收取的保底费用与作品流量不直接相关,同时版权方与音乐人又是代理服务关系,音乐人不直接对接平台,这便导致了音乐人版税分账的混乱。

前段时间知名填词人、音著协理事吴向飞炮轰环球音乐,称版权方提供的版税金额与音乐平台提供的数据存在非常大的出入。从词曲作者到版权方再到音乐平台,层层封包下,音乐人可能很难拿到一张精确的收益报表。

音乐平台与版权方过高的话语权,一边导致用户吐槽不断,而在另一边,为整个行业创造内容、实为行业根基的音乐人,权益却得不到保障。

新知达人, 腾讯被放弃独家音乐版权,然后呢?

告别独家版权,明天会更好?

当独家版权成为历史,音乐行业才算真正进入 “后版权时代” 

站在新的起点上,音乐平台才能开启良性竞争,更好地服务用户,为音乐人与版权方缔结共赢的合作契约。

比方说,腾讯号称“科技向善”,依托自身的技术实力,构建一个公平、互惠、高效的音乐生产关系,帮助音乐人获得更高收入,而非仅仅喂饱甚至养肥介于中间的版权方,不会太难。

具体来说,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反思当前音乐平台的版税分账模型,Deezer、SoundCloud等海外平台均在探索以用户为中心的付费订阅-版税分配模式。国内的腾讯和网易云,是否有决心解决问题,真诚地服务行业?

而在用户侧,如果用户随便一个APP都能听到全量曲库,音乐平台的差异化竞争便会从内容升级到服务本身,更便捷的交互设计、更合理的收费机制、更契合的音乐推荐——向谁收费,便应更好地为谁服务。

从小的方面来看,音乐行业的竞争主要表现为各大音乐平台的竞争。不过,音乐平台不是音乐产业的全部,平台主宰的行业格局极有可能再起变革。

特别地,分走在线音乐平台不少流量,一跃成为音乐宣推入口的短视频平台对音乐这门生意觊觎已久。4月,有消息称字节跳动成立音乐事业部,从分发渠道向产业上游步步推进、自产内容。这样一来,两大音乐平台的战争,可能还会演变为腾讯、网易云、抖音 的三足混战。

除此以外,各大平台能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例如,以前的音乐消费新场景是通过录制的方式把音乐现场从线下搬到线上, 随着音乐产业迎来与其他行业融汇贯通、走向“共同富裕”的风口,音乐消费已经不仅仅是在线听歌,而是可以在技术加持下融合演艺、虚拟偶像、游戏、“元宇宙”等,创造各式传统线下演艺与在线音乐播放之外的音乐消费场景。

获得行业一致好评的有游戏《堡垒之夜》发起的虚拟演唱会,包括美国DJ&音乐制作人Marshmello、说唱歌手&音乐制作人Travis Scott、英国独立乐队Easy Life等音乐人纷纷尝试打破载体限制,音乐的生存空间变得前所未有的广阔。

新知达人, 腾讯被放弃独家音乐版权,然后呢?

《侠盗猎车手》《我的世界》等开放世界游戏也不断尝试打破音乐与游戏的次元壁,国内还有网易手游《第五人格》联手One Third,打通从线上到线下的沉浸式游戏电音派对。

新知达人, 腾讯被放弃独家音乐版权,然后呢?

此外,更多科技创新公司如Audius、YellowHeart等试水将NFT应用于音乐行业,这些尝试,不断拓宽音乐的外延,为音乐消费和线上体验带来更多可能。

独家版权落幕之后,平台的差异化竞争、短视频搅局者、以及新兴技术带来的全新机遇,在愈发广阔的音乐行业,更多蓝海等待创新者的开拓。

新知达人, 腾讯被放弃独家音乐版权,然后呢?

结语

“前版权时代”,音乐行业的问题不但没得到解决,还加剧了各方利益分配的不公。反垄断大背景下,音乐行业必将洗牌,市场监管总局对腾讯下达《行政处罚决定书》只是一个契机,酝酿其后的,有竞争对手伺机而动,也有暗流涌动、迅速成长的新一代科技公司蓄势待发。

只是这一次,希望平台、用户、版权方、音乐人均能受益。

看完奈雪的财报,我开奶茶店的梦碎了

看完奈雪的财报,我开奶茶店的梦碎了

看完奈雪的财报,我开奶茶店的梦碎了...